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侯增谦“碰撞造山论”

——长篇报告文学《探秘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第十一章

2018-11-23 8:51: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亚明

买快3有稳赚的方法吗 www.espato.net 按照采访的程序安排,下一个采访对象是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侯增谦。

矿产资源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支撑与保障,这是个老问题,但老问题往往就是难题,也是无法回避的硬仗,侯增谦硬是在这样的老问题和难问题上做出了新文章。他组织实施“青藏高原碰撞与成矿”国家“973”项目,系统阐释了青藏高原的成矿系统,提出了大陆碰撞成矿论,为建立全新的大陆碰撞成矿理论体系奠定了重要框架,指导了区域矿产勘查评价,被国际同行认为是该研究领域的重大成就。

初见侯增谦,他豪爽豁达的性格,坚韧不拔的气质,以及刚毅的脸庞流露出的科学家特有的执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很幸运,1998年进藏时,正好赶上国家开始实施‘973’计划,中科院郑度院士邀我参与他承担‘973’项目中的一个课题项目。”忆及往事,侯增谦思路敏捷、谈锋甚健,语气中充满了理性与感性的交融。

或许侯增谦就是为地质而生。1978年,侯增谦怀着对知识的渴求和对未来的憧憬,跨入了河北地质学院的大门。1985年考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研究生院,1988年获得了岩石矿物矿床专业博士学位。

科学研究必须和实际结合,要么是瞄准国家需要的重大关键科学问题,要么是在学科上非常前沿和值得研究的问题,侯增谦这样认为。

青藏高原是印度大陆与亚洲大陆自6500万年以来强烈碰撞而形成的活动大陆碰撞造山带,是矿床学家们研究大陆碰撞成矿的关键地区和天然实验室。为了深刻揭示大陆碰撞造山带大规模成矿作用的发育机理,科技部批准并启动“973”项目“印度与亚洲主碰撞带成矿作用”,它既是国家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又是国际成矿学研究的前沿课题。对于这类富有挑战性的课题,侯增谦特别兴奋。

1995年,30来岁的侯增谦从日本留学回到祖国。逻辑的头脑,理智、良心和探求真理的热忱,让侯增谦开始了“三江”特提斯造山带成矿作用的研究。

10年间,侯增谦一次次奔赴高原,有了惊人的发现:青藏高原主要构造——岩浆事件清楚地显示出碰撞造山的三阶段过程。

“不同阶段的碰撞有不同结果。距今6500万年至4100万年的印度-亚洲大陆主碰撞,引起区域地壳变形,它主要发生在以冈底斯为主体的主碰撞变形带,形成了东西长达数千公里、南为高海拔的喜马拉雅、北为广阔的高原腹地的喜马拉雅-青藏高原碰撞造山带,那是地球表面最为雄伟壮观的地质构造!”

说这话的时候,侯增谦的两眼特别有神。

“因此我就向组织提出,要将地质构造研究与找矿结合,将理论研究成果转化成经济成果,为国家的经济服务!”

对于这项建议,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基础理论研究就是研究基础理论,我们没有必要考虑那么多”。

莫宣学院士这时旗帜鲜明地站了出来,言之凿凿,力排众议:

“什么是产学研一体?如果不关注碰撞造山带的成矿问题,从理论到理论,国家投入这个项目的研究岂不是浪费?将构造理论转化为经济,为国民经济发展作出贡献,才是我们科研的目的!”

老院士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他的一句话,成就了中国地质史上一件大事,侯增谦创造性地提出了青藏高原碰撞造山的“三段式”演化模式。

侯增谦思路开阔、善于实践、勇于创新,既能博采众家之长,又独具自己特色,尤其是善于抓住事物的本质。在总结大量资料的基础上,他验证了当时还鲜为人知的新思想,通过基本构造格架重建、岩相古地理恢复和陆块聚散过程研究,从全球构造视角再塑了青藏高原的形成演化历程,为潘桂棠的“多岛弧盆系”构造理论做了强有力的互补与说明。

侯增谦犹如神助,一周时间就写出了洋洋洒洒几万字的立项申请书,对项目的创新性、迫切性、现实性进行了全面的阐述。因为,从事“973”课题的研究,使得他对国家需求摸得准,科研方案切实可行,具有可操作性。所以半年时间,就得到了科技部的审批通过。

在认真地学习前人的研究理论,一次次地对比中国和西亚斑岩铜矿后,侯增谦得出结论:

地层是基础,构造是关键。大陆环境下镁铁质在新生下地壳部分熔融可以产生含铜、富硫、高氧逸度的富钾埃达克质岩浆;地幔物质向下地壳的底侵/注入/固结并最终熔融是岩浆富铜和硫的主导机制,角闪石分解熔融是导致含矿岩浆富H2O的主要原因;成矿流体出溶于浅位岩浆房,金属沉淀受控于流体分相及氧化还原状态。

凝结着侯增谦无数心血的成果赢得了业界的认可:

《西藏冈底斯构造-岩浆带的结构与演化》《青藏高原碰撞造山带:主碰撞造山成矿作用》《青藏高原东缘斑岩铜钼金成矿带的构造模式》《西藏冈底斯中新世斑岩铜矿带:埃达克质斑岩成因与构造控制》……侯增谦与合作者在国内外各类学术杂志上发表有关青藏高原研究的论文及专著高达200余篇(部),第一作者28篇(部)。

前瞻性的科学视野、开创性的研究成果,使侯增谦先后获得第六届中国青年科学家提名奖、第三届黄汲清青年科技奖、第14届李四光地质科学奖以及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特等奖等重大奖项。

2001年的《中国地质》杂志上,侯增谦提出了一套全新的以陆缘增生、陆陆碰撞、构造转换、地壳伸展等四大成矿作用为核心的陆缘增生-大陆碰撞成矿理论,阐明了青藏高原大型矿床的动力背景、深部过程发育机制和成矿机理,构建了以碰撞型斑岩铜矿为代表的成矿新模型,明确提出冈底斯有望成为“西藏第二条玉龙斑岩铜矿带”。

国家“973”项目验收组认为,侯增谦的“大陆碰撞成矿”理论模型“系统地阐明了大陆碰撞带成矿系统和成矿机理……对区域成矿学作出了重要贡献”。

西藏国土资源厅评价其“为西藏近年来找矿突破提供了重要理论指导”,获省部级科技成果一等奖。

而中国地质调查局则以侯增谦理论“为主要依据部署实施了大规??辈?rdquo;,西藏地勘局也据“侯氏理论”“及时调整勘查思路,将勘查重点转向斑岩铜矿”,并经系统勘查取得重大突破,发现了驱龙等6个大型-特大型铜矿,控制资源量超2200万吨。

“地质研究工作就是这样,始终充满着新的发现、新的尚需解决的问题。这种不断发现、不断创新、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很有意思,和艺术家永远追求情感上的创新是同样的道理。”侯增谦说?!酰ㄎ赐甏?/p>